37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四时春在线阅读 - 第290章 高中

第290章 高中

        镖局一事就此定下,不知是不是有了新的生意的缘故,褚顺和褚全父子俩总算消停了下来,没再去找大房的麻烦,而褚润成亲后决定继续读书,三年后再战科举,说不定反而因祸得福,到时候能考个状元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切归于平静,时春分也终于有机会全心全意地投入到茶庄的生意里,不用再去想褚家那些破事儿。

        日子一天天过去,春闱很快落下帷幕,京城的好消息传来那天,时春分正在九苦茶庄点算新一批的货物,当得知褚令顺利考上文武状元时,她整个人比预想中平静得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月了,褚令足足走了两个月,却没有寄回一封信给她,她要靠老太太那边传来的消息,才能知道自己丈夫的近况,这种感觉糟糕透了,她也知道褚令在京城很忙,自己不应该要求他太多事情,所以最开始的时候,总是她写信给他,每隔十天一封,从来没有间断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一个人再忙都好,怎么会两个月都回不了一封信,更何况他还不止一次地给老太太写信,却没有给她寄回过半封,哪怕是一个字都好,起码让她知道他是惦着她的,可却依然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心在等待中渐渐枯萎,她开始胡思乱想,觉得褚令是不是在途中邂逅了其他女人,所以才把她忘得一干二净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想法让她渐渐失去了对褚令高中的期待,总觉得他越光芒万丈,便会离自己越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奶奶,你听到了没有?”离燕倒是比她兴奋得多,“大爷他高中了,他是昭国第一位文武状元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听见了。”时春分平静地笑笑,“你替我拿银子去打赏报信的人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嘞!”离燕兴高采烈地离开,完全没注意到时春分的镇定。

        倒是时翠一眼看出了她情绪不对,“怎么了,春分?”时翠关心道:“大爷高中了,你好像不是很高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高兴,怎么会不高兴呢?”时春分扯了扯唇,任何女人得知自己的丈夫获此殊荣都会感到高兴的,她只是比想象中稍微平静一点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时翠怎会看不出她的嘴硬,很快叹了口气,“你是不是怕他在京城有了别的女人?”

        见她一语道破了自己的心思,时春分的眸子沉了沉,苦笑道:“有那么明显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时翠摇了摇头,“大家都是女人,大姑怎么会不了解你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褚令这样的男人,天生就是祸水,走到哪里都会招蜂引蝶,谁嫁给他都会不安心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春分叹了口气,“其实我也知道,大爷早晚会有其他女人的,只是这一天比我想象中要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还没来得及怀上褚令的孩子,倘若他这么快移情别恋,她真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能力守住褚家大少奶奶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不定一切只是你胡思乱想呢?”时翠安慰道:“大爷刚刚才考完试,马上要进入仕途,哪有那么多闲功夫宠幸其他女人?而在科举之前,他就更没有这个闲情逸致了,难道不怕自己考砸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倒是真的,也稍稍安慰到了时春分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京城有那么多正事可做,褚令哪有那个闲功夫去结识其他女人?

        只不过,这还是无法解释他不给她回信一事,至少这证明了他的确没把她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算了,别去想他了。”时春分不想让大姑担心,故作轻松道:“眼下搞好茶庄的生意才是正事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管褚令有没有结识其他女人,她做好自己的生意总是没错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仅仅是为了让褚家的人高看她一眼,也是为了让自己以后多一分底气,这样就算褚令将来不喜欢她了,她也能靠着做生意的本事不至于让自己饿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对!”难得她想得开,时翠自然求之不得,“其实现在茶庄的生意已经上了正轨,这两个月我们一直都有赚钱,铺子里的货物供不应求,或许咱们也该筹备一下开分店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要开分店。”时春分笑着道:“但不是在柳州,而是换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时翠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春分耐着性子给她分析道:“茶庄现在的客人虽多,但大部分是以外地游客为主,本地人购买的频率其实并不算高,茶叶是慢消耗品,除了送礼以外,不会有人在短时间内大量购买,所以眼下生意好,只是暂时的表象,等到游客少的时候,生意自然会大幅度减少,到时候同时在柳州经营两家茶庄,很大可能会亏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时翠微微点头,看向时春分的眸子里写满欣慰,“你真是越来越有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时春分低头笑笑,其实不是她有本事,而是一个人用心做一件事情的时候,自然会窥见平时看不见的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九苦茶庄是褚令给她铺好路开张的,店里的伙计个个经验老道,而她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查漏补缺,如果连这都做不好的话,那她就真的是一无是处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你打算去哪开分店呢?”时翠很快又担心起另一个问题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经营一间茶庄已经不容易了,时春分还打算在短时间内开第二间,而第二间又不设在柳州之内,这当中所需要承受的风险实在是太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。”这个问题时春分自己也没有想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再怎么细心都好,也始终是第一次做生意,除了尽可能地避开自己所能看到的风险以外,对于其他事情,她很难有完善的计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慢慢想吧。”时翠也不会逼她,“做生意的事情急不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她不着急,有人却着急得很。

        时春分急于在褚令回来之前做出成绩,她要让对方看到她的价值,证明自己不是一个只会在后宅等他回信的女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就算他一辈子都不给她回信,她也一定能过得很好。

        将新到的货物点完,时春分才和时翠一起走出货仓,整个茶庄的人都知道了褚令高中的事情,外面一片欢声笑语,个个都能追着离燕讨赏钱。

        看见她出来,众人连忙道:“大奶奶,大爷他高中了,咱们是不是该好好庆祝一番?最起码得大吃一顿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