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小说中文网 - 都市小说 - 重回年代:三岁小萌宝成团宠在线阅读 - 第385章 应下

第385章 应下

        南堂屋,程老爷子吐出一口烟雾,才开口,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这嘴张得够大。我来给你们算算,自行车175,手表125,缝纫机130,这就430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这三样,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,还要自行车票手表票缝纫机票,或者用十几张的工业劵代替一张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票劵,也不是我们随便能弄到的,单位里一年也未必能发一张票给我们。

        每一样物件,存工业劵都要存一年多。你们大嘴一张就都要,那你们回去等等,等我存够了工业劵再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最后这句话,是变相的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顾父不气馁,“我们不要新的,就要你们现有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给带回来不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给,这些,是我另加断了关系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彻底断干净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话口说无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父很干脆,“立字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老爷子仍然抽着烟。

        轮到程老太出面了,“你们很干脆的卖了闺女,我们却不能买,会被检举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母看了眼丈夫,道:“你们过礼那天,我们就和大闺女,在村里人的见证下,写下断绝关系的字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方媒人低下头,她觉得身为这一家人的同村,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刘素英看着程老太,只要程老太拒绝,她立刻送客,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要都超过原来的一倍多了,连同三大件,这都九百多的彩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家这三大件,可都是八九成新的,也值个三百块多块。

        程老太站起身,“我去和三儿商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北堂屋里,程尚湖坦白说了自己得病的原因,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,这一年多,忙着做生意,我找到了自己的价值,人也开朗了,不再像以往那样埋怨别人,就没再犯过病。

        你,你放心,我这是后天的,不会遗传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芳的担忧没了,可也被最后这句话给羞红了脸,“那你的意思是相中我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是的。”程尚湖用力点头,“我不喜欢太小的,我的身体有隐患,没有精力和太活泼的人交往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的年龄正合适,你的脾气,我也喜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芳的脸更红了,“我的脾气,你还没了解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尚湖摇头,“不用了解,你能照顾你奶六年,就是证明,你能和你爹娘说决绝的话,就是证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刚柔相济,他喜欢,比小侄女说的更好,更合他心,也适合接摊位,

        “等你来了,我就带你学做生意,等你能接手了,我就能顶替我爸的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芳惊讶的看着他,“我能行吗?我没上过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尚湖认真的和她对视着,“别怕,我教你算数认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芳的心,被别怕这两个字给撩拨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从来没有跟她说过这两个字,包括她的爹娘,只因为她是女孩,爹娘不在意,只因为她是老大,她该护着弟弟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顾芳的眼,被程尚湖那认真的眼神给定住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程莉捂嘴偷笑,三叔是撩妹高手啊!

        脚步声打断了对视的男女。

        顾芳慌乱的低下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程尚湖刚起身,就看到他妈撩起了布帘子,“妈?”

        顾芳赶紧站起身,“李大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老太径直走到床边坐下,“坐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尚湖看了眼他妈脸色,这是在生气?

        程莉在程老太身后对三叔摆手,不准他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程老太单刀直入主题,“顾芳,我对你没有意见,相反,你的年龄和经历让我很满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你家人就太过分了,不仅要五百块,还要三大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去说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芳着急的站起就要出去,被程老太拉住,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别着急,我的话还没有说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芳又坐下了,这回,她只是欠着身坐着,这是被她家人给弄得觉得亏欠了程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爹说,就要咱家现有的三大件,你娘说,等过礼那天,当着村人的面,和你断绝关系。

        也就是说以后他们不会再来打秋风,而你就是个没有娘家的远嫁女,受了委屈什么的,你只能自己扛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没了娘家?

        顾芳说不好心里是什么滋味,解脱?难过?

        顾芳这刚一犹豫,程尚湖着急了,“芳芳,你答应下来,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老太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三儿。

        顾芳则是红着脸望向程尚湖,“你说话可要算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肯定算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程尚湖脸是真挚的神情,顾芳认真点头,“我信你。只是这三大件,要是算上票的话,大几百块钱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程尚湖立刻取下手腕上的手表,递给他妈,“给他们吧!等有了票,再买新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老太接过手表,“顾芳,你可要想清楚了,我相信尚湖已经跟你说了咱家的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点钱,在咱家是不算什么。但也是填窟窿的理由。

        要是以后让我发现你偷偷补贴娘家,那我可饶不了你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自己的亲身经历告诉我,补贴娘家是最蠢的行为,越贴越多不说,还落不到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芳的脸上爬上了哀伤,“我想得很清楚。我早就知道他们都是什么样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包括我小妹,她的真实目的,是来看看能不能夺走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毕竟愿意出五百块彩礼,又是城里人,听起来条件不错,要不是你家人口太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难怪了,难怪前世看家时,三叔犯病了,三婶还会同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来连前世那个听说也嫁了城里人的顾小妹,都算计着三婶,难怪三婶不顾一切也要逃离那个家呢?

        不逃离,不知道会被算计到什么地步?

        “顾姨,你是他们家亲闺女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这话,程老太和程尚湖也想问。

        顾芳苦涩一笑,“我也这样想过问过,偏偏还就是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我从小就是我奶带大的,后来有了大弟,我娘舍不得让我奶带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到再有了小弟,六岁的我就开始忙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小妹出生时,我已经九岁了,家务活全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小妹也就没受多少苦,可能也因为她是老小,爹娘对她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噢,”程莉点着小脑袋,“我妈也是老大,不过,我妈下面就是二姨,我二姨帮了我妈很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芳温柔的摸摸程莉的小脑袋,“你倒是懂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莉拍拍胸脯,“就没有我不懂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顾芳轻笑,“口气不小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当然,以后你就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程莉看向程老太,“奶,不能就这么直接同意了,叫三叔装犯病,被他们气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至少也要让那个顾小妹死了心,免得觉得她大姐值这个价,她更值。

        离迎娶还有几个月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