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小说中文网 - 历史小说 - 签到十二年我制霸全球在线阅读 - 第218章 我让你走了吗?

第218章 我让你走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第218章    我让你走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钱李孙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搏根本没有理会这位老者,转头问钱李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孟搏,忘了向你介绍了,这位是我宗门师伯,老人家听说你的实力非凡,有些技痒,向请教一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李孙此时连说话的口吻都变了,从之前恭恭敬敬称呼孟总,变成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你在电话里没有告诉我这些,如果是因为这个,你大可以和我说,没必要藏着掖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搏的语气变冷,准备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年轻人,我让你走了吗,没看见我这做长辈在这里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动冷哼了一声,同时暗暗吃惊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爆发出强大气势,连钱李孙都寸步难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年轻人居然像是没事一样,神态自若。

        看来真不是自己这位师侄无能,这年轻人的确不简单。

        但那又如何!

        凭着自己凝丹境、半只脚踏进化境的实力,完全可以在这个世界上横着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是钱李孙的长辈,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搏瞟了这老者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种倚老卖老的架势,令孟搏有些厌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……年轻人,看来是你的父母对你少教,让你如此目无尊长,那么我就倚老卖老一次,给你补上这一堂课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动说着,已经伸出手来,看似枯瘦的手,如同老树一般坚劲。

        两个人相距丈外,可是劲力已经凌空向孟搏欺来,连空气都发出裂帛一般的声响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孟搏只是一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砰。

        双方劲力相撞,发出闷响。

        整个房间仿佛受到强烈的震荡,连钱李孙都有些承受不住,烦恶欲吐。

        蹬蹬蹬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雷动站立不稳,连连后退,甚至双脚所过之处,地板均被踏裂。

        直到后背撞到墙上,方才停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动咳嗽了几声,强行将涌上来的气血压住,方才没有张口吐血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他的内心,何止是惊涛骇浪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原本想着将内劲外放于丈外,对孟搏造成威慑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没想到对方看似轻松随意一下,不但化解了自己这一击,甚至差点让自己受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这……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李孙强忍住尿意,一脸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孟搏很强,但是并不认为他会比突破到半只脚到化境的师叔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事实上,这脸打得实在是太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年轻人,看不出来还有两把刷子,我得认真起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动掸了掸衣服,信步走近孟搏,脸上挂着笑容,风轻云淡。

        毫无征兆地,雷动从原地消失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太快,在所经过的路线留下一道道残影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时一掌击向孟搏。

        嘶——

        连空气都发出撕裂的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就这么一点儿本事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搏保持原地不动,至刚至阳真气急速扩张至体外,笼罩在孟搏的周围。

        当雷动进入孟搏的防护范围时,竟然像是冲进极其粘稠的介质一般,动作减慢就像是放慢了镜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动的脸色变得极其难看,他没想到孟搏的防御这么强,以自己的实力,根本攻不破孟搏的防御领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搏不等雷动接近自己,只是将在体外周围凝实了的至刚至阳真气一放。

        砰。

        雷动当即被弹飞,将一座古董架撞得粉碎,直至后背再次撞到墙面才作罢。

        咚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坐飞起来的铜鼎,恰好落到雷动的头顶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铜鼎不大,相当于两个成年人的拳头并到一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重量也接近十斤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雷动有内劲护体,不要命也会砸破头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伤害性不大,侮辱性极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嘶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钱李孙生生忍住丢下师叔独自逃命的冲动,猛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觉得自己得说点儿什么,不然就这么死磕下去,自己肯定要做师叔和孟搏的炮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我说……这是一场误会你们信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搏和雷动齐齐地望了钱李孙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个我什么都没说,你们继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钱李孙暗暗叫苦,并擦了一下额头上的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,你还真有两把刷子,我拼着这把老骨头陪你好好玩玩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动话到人到,像是出膛的炮弹,朝孟搏猛冲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雷动出手快,回来得更快。

        砰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,将茶台砸了个粉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小子不得不说你还真有点儿本事,好在我这把老骨头架得住折腾,看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子你懂不懂得尊老爱幼,怎么说我也一把年纪了,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你这不尊老的小畜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砰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雷动一次又一次不要命地往前冲,结果一次跟着一次被大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偌大的房间里,实在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再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能一次次撞墙,连棚顶的吊灯都被震得落地摔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叔,咱们差不多就行了,留得青山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钱李孙实在看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打不过就是打不过。

        一百次一千次结果都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不珍惜老命,我还心疼这一屋贵重的家具和古董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咳……遭不住了,我这把老骨头快折腾散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动可算停下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且他的样子,完美诠释“狼狈不堪”四个字。

        银发凌乱。

        衣衫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鼻孔嘴角都在慢慢往出渗着血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神显得散乱。

        显然是受了内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师叔,您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钱李孙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死硬死硬的性子,非得被打得就剩一口气才作罢。

        要不是孟搏并非嗜杀之辈,别说你这糟老头子,连我一块跟着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年轻人,不得不说一代新人换旧人,老头子我领教了,等改日再切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动说完,勉强挺直着身躯,转身准备离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让你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搏连动都没动,后背对着雷动,却寒声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雷动的动作一滞,本来就狼狈不堪的他,脸色变得更加难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孟搏,你这是何意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搏慢慢转过身来,冷眼看着雷动和钱李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这话应该是我问你们吧,钱李孙说有要紧事和我商议,可没说他有一位师叔想和我切磋,更没有说不分胜负就不罢休,你说是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搏看了看钱李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误会,都是误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钱李孙也只会说这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孟搏,老夫已经认输,你又想怎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雷动强撑着不让自己倒下,向孟搏表达着自己最后一点儿倔强。

        (本章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