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7小说中文网 - 历史小说 - 签到十二年我制霸全球在线阅读 - 第81章 拿谁的命来赌

第81章 拿谁的命来赌

        “徐老伯真是命大,对了,肇事逃逸的人找到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青岩脸贴着病房玻璃窗,看了一会儿,回头问孟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找到了,并且已经答应,将徐老伯的福利院重新建起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搏没和左青岩说自己将人工景观湖填平、并逼张洪旺重建福利院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是没有必要。

        二则孟搏不想让干妈担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左青岩早晚也得在网上看到这些,能瞒到什么时候算什么时候吧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医生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医生说已经脱离生命危险,如果没有其他情况,这两天应该能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谢天谢地,对了,费用怎么说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您就不用担心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肯定会这么说,我意思是,必须是肇事方出钱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左妈,您就是操心的命,我什么时候做这种吃亏的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行吧,反正你守的时间也不短了,你回去休息,我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左妈,我不累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搏和左青岩正就谁继续留下来而争执不已时,温学刚回来了,一同来的还有温辛和新婚妻子云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哥们儿,现在可是你的新婚之夜,不好好陪着嫂子一度春宵,都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孟搏见这一家人都来了,觉得很是意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孟搏,你在网上人肉肇事者,我们都看到了,你能对徐老伯这么上心,作为兄弟哪能无动于衷,我没啥大本事,过来陪陪病人也是应该的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辛一拍肩膀。

        孟搏看了温辛的妻子云喆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猜想,大约是温辛的妻子觉得,欠了孟搏这么大的人情,以她和温辛的家庭,基本上无法还清,索性就在各种事情上多多支持吧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能说这种想法市侩。

        换成孟搏站在温辛立场,肯定也是这种感受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的坚持下,孟搏同意回去休息,反正明天还要参加邦宁江沙洲岛土地竞拍,需要蓄积精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要直面的对手,张洪旺倒是不值得一提,主要是百世集团和白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孟搏喝完左青岩给他熬的鸡汤后,离开医院,拦了一辆计程车,让司机将他送到天上龙宫,接着到负二层停车场取车,回到位于宁西半山观江的住处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“有趣,有趣,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鸿泰会所。

        一间只对会员开放的客房内,传来阵阵狂笑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盛以慵懒的姿势靠着沙发,正前方墙壁上的高清电视,播放着的正是孟搏征集上千辆土方作业车填平景观湖的情景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对于在手机上看网上视频,用几乎占了半面墙壁的高清电视播放出来的场景,看上去更壮观和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内除了白盛,还有钱李孙、张洪旺,和百世集团宁江分公司的高层们。

        众人分列白盛的两旁站立,没人敢发出半点声音。

        听着白盛发出的狂笑,张洪旺的额头鬓角冷汗涔涔。

        钱李孙的脸色铁青,一对细长的眼睛里,闪烁着幽幽寒光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余的人,胆子小的,甚至止不住浑身筛糠。

        明明白盛看上去开心得不得了,笑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间或抓过一块纸巾擦了一下眼泪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房间里仿佛充斥着令人窒息的杀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地板上散落着摔碎的酒杯茶具,甚至插着一柄餐刀,无疑泄露了白盛此时内心真实的情绪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洪旺,干得不错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盛这一句夸奖,差点没把张洪旺吓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盛……盛公子,我……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早在几个月前,张洪旺已经通过钱李孙得知,白盛可能会来宁江常驻。

        为了讨好白盛,张洪旺特意挑选了宁南区近郊这块地皮,建造一处人工景观湖,供白盛平时游玩儿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洪旺选中开工地点后,接着打通各方面关节,即使工程没有任何手续,宁江市行署仍默许和放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就因为拔除一个钉子户,惹怒了孟搏,一怒冲冠之下,做出这种远超出常理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张洪旺个人固然损失了上千万,可是孟搏这一举动,他何尝不需要付出上千万?

        真搞不明白这个孟搏,到底是什么来头?

        “张洪旺,但凡你听得懂人话,就应该知道,我在夸你,要不是你,我还不知道这世上居然会有这种妙人儿,你们说,我白盛算不算有钱?可是和孟搏这一比,我居然有一种被碾压了的感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盛越说越是兴致勃勃,可是在众人听来,无不毛骨悚然。

        经常和白盛接触的人都知道,此人喜怒不分家,在暴怒之下,反而是一副喜上眉梢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越是兴高采烈,越是意味着,要有人人头落地。

        闹腾了一阵后,白盛可能是觉得累了,这一停下来,马上有人送来一杯龙舌兰酒,给白盛润喉。

        白盛呷了一口,抬头看着钱李孙和张洪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明天的事你们准备得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钱李孙和张洪旺赶紧抢着说道:“一切万无一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盛摇头并晃了晃食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敢打赌,孟搏一定会让我们吃瘪,不信的话,拿谁的命赌一下?”

        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谁肯献出自己的命,供白盛做赌注?

        “要不今晚我找人设法做了他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洪旺已经没人什么办法了,他有内线在宁江行署,已经给他提供了明天参加土地竞拍的公司的基本情况。

        孟搏也参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虽然只是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,之前还是一个欠债的空壳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孟搏交了一千万保证金和标书,符合参加这次竞拍活动的要求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白盛认定,明天孟搏还会捣乱,索性就让他参加不成。

        尤其是人工景观湖被填平的事,让张洪旺彻底见识到了孟搏的厉害,要不然白盛也不会说得如此肯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不不不……张洪旺你怎么说也算是成功商人,说话做事怎么就是去不掉街溜子的味道呢,你上次派人绑架孟搏的义母,这件事我还没找你算账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被白盛断然否定,张洪旺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最近收的那四个活宝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白盛指的是赵春等四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盛公子,您这是要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张洪旺的眼中扫过一丝怜悯,心里只能对这四个炮灰说对不起了。